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美文 > 文章内容页

外面下着雨情感美文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02-21 21:30:18 分类:经典美文 阅读:

  美文精选一:

  外面下着雨

  外面下着连绵的雨,好像永远不会停的样貌。叶子不知不觉地被风吹落在地上,我知道那是秋天要来的意思。惬意地躺在家里的床上,电视里正在播着乏味的新闻,午睡刚刚醒来,已经不知道此刻是几点了,像是睡了一天,又像是刚刚才入睡,就被吵醒了。我听见外面有声音,想出去看看,要下床的时候却发现拖鞋不见了,我清楚得记得我脱了拖鞋,然后慵懒地爬上了床,但是醒来的时候鞋却没有了,我发奋地回想,却感觉脑子里晕沉沉的,不想再想了。于是,赤着脚,踩在凉凉的地面上,走到了屋檐下。外面还在下雨,连绵不断,好像永远也不会停的样貌。

  我以前无数次地站在这个屋檐下,应对是1条马路,马路上积满了水,断断续续的汽车从上方驶过,溅起漂亮的水花。

  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会渐渐产生关于这个地方的记忆,如果沿着记忆的绳索慢慢向上延伸,会感受到很多,会看到更多的花落花开,但我不想。我默默地看着马路上飞起的漂亮水花,看着放学的孩子穿着雨衣躲在母亲的身后,看着灰暗的天空渐渐变成了黑色。我知道时刻总在走着,想着过往是没有好处的,就像我也已经无数次地站在了这个屋檐下。

  我突然想,也许我该写一个小说,把故事写在小说里。

  我很久之前就想写个小说,但是不会。

  我拿了一叠纸放在台灯下的桌子上,开始写一个小说:

  那一天,一个电话吵醒了正在午睡的我,我接过电话,朦朦胧胧地不想说话,对面也是,不说话。咱们就这样沉默着,也不说话,也不挂断。我等了很久,眼皮重重的,不知道期间有没有睡着过。感觉有点闷,下床把电视机打开了,风扇轻轻地吹在身上,很舒服。

  能够把电视声音调低一点吗?许久之后,她轻轻地问。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声。吓了我一跳。

  我立即把音量调低了些,你是?

  她突然间又沉默了,过了很久才说,过几天,我去找你。

  我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已经没有机会了,正因她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我在心里不停地念叨着,过几天,我去找你。

  好个性的人阿,打了个电话,只说了两句话。

  于是我又回拨了过去,如我所料,没有人接。

  我想这必须是个玩笑,我确信从没听过这个声音,如果听过,那也是一个不熟悉的人。我不觉得某个我不熟悉的人会来看我。还有她是怎样知道我的电话的,如果这只是一个玩笑的话,那开玩笑的人必须是一个搞笑的人。

  我不停地想起电话里那个甜甜的声音,笑了出来。

  我每一天都抽出一点点时刻,站在门前的马路边上,向左或者向右看看,我也不知道她将要从哪个方向突然过来。

  每一天下午我就坐在门前的凳子上写小说,我的小说越写越慢,正因我抬头张望的时刻变多了,我看着马路上匆匆过往的人群,叶子一片又一片地落了下来,慢慢地就要落光了,我知道这是冬天就要到了的意思。但我还是坚持着写着自我的小说,写一个看不懂的小说。

  在一个寒风吹彻的午后,她从一辆客车上走了下来,穿着黑色的裙子,淋着细雨走到了我家的屋檐下,当时我正穿着外套坐在门前写小说,我的小说已经写了很长,身旁的纸篓里堆满了废纸。

  我抬起头看她,有点熟悉,就像很久之前以前见过她,我突然想起了那个傲娇的贾宝玉,看到黛玉的第一眼,他说,这妹妹我是见过的。

  我站起来,对她笑笑。

  我为她打开了门,请她坐下,到厨房里倒了一杯开水,端到她门前,问她,要加茶叶吗?

  她突然扑哧一声,笑了,摇了摇头。

  我也笑了笑,把茶杯放在了她面前。

  咱们认识吗?我问她。

  我是刘絮,她说,还记得吗?

  我在脑海里极力地寻找着这个名字,但怎样也想不起来,就像我想不起我的拖鞋是怎样消失的。

  她小声提醒我,初中同学。

  我又是一阵头痛,但最后还是发奋地浮现出了那个坐在后排,长者很高个头的美妞。

  好久不见,我说,最近好吗?

  还好,她把茶杯放下,对我说。

  她的头发依旧用橡皮筋随意地捆住,像个马尾巴。

  我找了一个凳子在她身旁坐下,把小说拿在手里,慢慢地看着。虽然和她侧坐在一齐,还是感觉她在看我,我极力地持续着平静,于是开始没话找话。

  你此刻还钟爱吹口琴吗?

  她的表情有点不自然。为什么怎样问,我之前有吹过口琴吗?她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我。

  我有点窘迫,分明记得她小时候最钟爱吹口琴,吹完后就把它放在左边的大口袋里。

  一时刻,我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她看我有点难堪,便开始转移话题。

  好多蚊子,她抿着嘴说,你一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在家都干些什么?

  写小说,我把手里的小说合了起来,你想看吗?

  嗯。

  我又随意地翻开到某一页,把小说递给了她。

  她看着看着就笑了,之后竟轻轻地读出了声来:

  路上的雪都开始融化,到处都是湿漉漉的,真是个令人厌恶的季节。

  冷冷的风吹在我和安子的身上,像刺刀一样,我躲在安子后面,安子顶着风骑着他爷爷的老式自开车,要带我去一个个性的地方。

  雪融化后的路面很滑,但安子骑得飞快。

  安子说要带我去看一个漂亮的姑娘。

  安子把我载到了街道上,停在一家奶茶店的门口,他用手指了指对面,脸上洋溢着诡异的笑容,就跟他看成R片时的表情一样。

  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是个卖塑料花地儿,一个中年女生正弯着腰打理着店面。

  我说,太老了吧。

  安子一愣,随即使劲地拍了拍我的头,那是她妈。

  在那儿,他又露出了那种诡异的笑。

  我又顺着他的手看过去,还是看到了她母亲。

  你看到那棵树了吗?

  嗯。

  她站在树下,穿白毛衣,扎着马尾,朝天空看的那个。

  有人跟我说过,一个看天空的人,不是在她想寻找什么。她只是不知道干什么。

  树底下的那个不知道干嘛的女孩就是安子钟爱的姑娘,安子说将来要和她一齐睡觉。

  她站在树下,不时地揉着惺忪的睡眼,手里拿着一封尚未贴邮票的信。这是给谁的信。是给她钟爱的人吗,就像安子这样偷偷钟爱的人吗?

  我问安子,你钟爱她什么。

  安子说,苗条的身材,雪白的皮肤,或者是善良,温柔。谁知道呢,反正就是钟爱。

  安子半眯着眼睛,一副很陶醉的样貌。

  我的身体已经团成一团,冷冽的风还在不知疲倦地吹着。

  街道上偶尔有人匆匆出现,又匆匆离去,没有人愿意在这种鬼天气里逗留,除了那些别有用心的暗恋者。

  去买个红薯吧,安子说,她必须饿坏了吧。

  裹着黄色军大衣的老头子在路边鼓捣着他烤红薯的机器,不时地吆喝几声,还不止一次地瞄向海报上范冰冰高耸的胸。

  我和安子走过去买了三个红薯,安子手里拿了两个,手和嘴巴都被冻得通红的,像个萝卜。

  我说,送去吧。

  安子的嘴里含糊不清的,不知道在讲些什么。畏畏缩缩的样貌,全然没有了平时山大王的气势。

  一辆大卡车从身边驶过,雪化成的积水溅到了咱们身上,更糟糕的是,当咱们回过神的时候,女孩已经坐在了公交车上,倚着窗,戴着耳机。

  公交车走了。

  安子拉着我,扔掉了红薯,飞快地蹬起自开车。

  寒风呼啸过耳际,周围的物体飞快地向移动,消逝。这是我多年没有有过的完美体验。就像许巍的歌词,像风一样自由。

  冷吗?安子转过头来问我。

  咱们在冬天的街道上游荡,追渐行渐停的公交车,追安子钟爱的姑娘,不知不觉地穿过了整个小镇。

  车子停了,她走了下来,在镇子边缘的小书店。

  咱们也跟着停下。

  咱们站在她身后很远的地方,风吹不到的巷子里,看着她的背影。

  她走了进去,高跟鞋与地面擦出清脆的滴答声。

  咱们进去吧,外面太冷了。

  安子没有说话,目不转睛地盯着书店。

  不知过了多久,天空变暗了许多,风还是在吹。她最后离开了,左手里拿着信,右手拿着一本“挪威的森林”。

  那封信是怎样回事?她突然打断了我,你说她是写给谁的?

  我看了看外面依然在下的小雨,谁知道呢?

  你不是写故事的人吗?怎样会不知道。

  我笑了笑。外面的雨突然变大了,落在地面上的声音变得清脆了些,就像高跟鞋与地面的摩擦。

  你的小说实在是太烂了,但我想看看结局。

  安子和我走了进去,书店里的音响放着“橄榄树”,安子买了那本“挪威的森林”。

  老板说,太巧了,刚刚有个姑娘也买了这本小说。

  安子稍微地羞涩了一下。

  咱们出来之后安子就回了家,他说,他要好好研究一下书。每个女生都是一本好书。

  我沿着街道继续走,走到了一个果园。

  果树都凋零了,看门的是个老头。

  我说,我想进去看看。

  老头说,你来早了。此刻没有什么可看的。

  我说,说不定以后我会忘记了,明年想起的时候说不定又是冬天了。那不就错过了。

  老头打开了门,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家。

  我发现你的小说有点个性,像1条没有尽头的路,又不停地在兜圈子。

  记忆是没有尽头的,我说。

  那我还是不好看了,我可不好在迷宫里兜圈子。

  嗯。后面的故事都是给我自我看的。

  那前面的呢?

  不知道,也许就是写给你看的吧。

  刘絮愣了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她说她该走了。她说,她还要去学笛子,她最爱的乐器是笛子。她说还会给我打电话的。

  刘絮走的时候,我感觉她很陌生,就像在电话里的那样。她拿起了她的包,匆匆地离开了,连再见都忘记了说。

  我天天期盼着刘絮会再出现,到了下雨天这种情感会更加强烈。我坐在门口,等待着她向我走来。

  刘絮没再回来过,工作后的安子却回来过一次。

  我说,刘絮来过一次,好像是找你的。

  他嗯了一声,就像听我说起一个不认识的人。

  我和安子没说几句话,分开了很长时刻,渐渐地让咱们不再有共同语言。

  我只记得那天,穿着白毛衣,站在树底下,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刘絮。

  那个雪天,咱们追着她经过了整个小镇。

  美文精选二:

  外面下着雨我在迷茫

  这天我所在的地方下起了雨,下起了入春以来的第几场雨我已记不清了。傍天空中慢慢垂下了1条条雨丝,雨下的不大但让人总感觉不舒服,阴沉沉凉飕飕的。

  外面下着雨我在迷茫我再次带上耳机和天籁之音相吻,解脱的感觉似乎不存在了,反而让我感觉生活很沉重没有目标我该怎样样应对未来,应对生活,应对家人……对于自我的事业我很迷茫,我什么都愿意做我也什么都不知道做什么,很迷茫很是个问题很没有主见,这是很让家人头疼的事也是让我很迷茫的问题。从小到大被宠着被疼被呵护着,想想,我真的什么都不为吧至少为了父母发奋为了父母吧?我得振作起来务必振作起来,我不只为了父母也得为了我自我为了我爱的人。

  我好羡慕兄弟姐妹。至少兄弟姐妹有的我也有了,但是我要的不是自我拥有的而是你给的。此刻你和我,咱们一个是天一个是地,没有联系没有对方的关心问候没有拥抱没有任何音训,咱们像是陌生人……我还是坚信你会回来找我,你回来的那一刻我并不开心我很迷茫很害怕更要面临的是离别。你告诉我咱们分开只是暂时的我痛苦的告诉自我平静下来到此刻我好象平静下来了,手机不用了也不去打扰你了真的很痛苦痛苦的无可奈何。咱们的命运就是那么不公平。对于宝贝我更是个迷茫。

  昨日和一位伯伯谈了他创业史,狠是受到启发给我动力他说这个世界上有钱就是好说话。只有发奋用心认真付出就有回报,用心对待任何事。伯伯多谢你开导我多谢你看透我多谢你给的鼓励,对于未来此刻很迷茫但我想我会发奋的,只有付出了这一辈子才不会失望才不会遗憾!

  美文精选三:

  我想我是钟爱这样的雨,一丝不苟的宁静,稀稀落落的路灯总是矫情的模糊那些男孩女孩的脸。主要是正因不冷,而且雨的脾气很温和,我就这么站在阳台上,看着那些乖巧可爱和枝叶丰满的树,我想它们叶尖会有水珠,越聚越大,然后滑落。然后另一滴,滑落,像人类的眼泪。而咱们的情绪在装下一些东西的时候务必放下另一些东西。咱们拼命的生活工作发奋,来到世界上只是为了自我救赎,让自我过的好一点。

  是的,外面下着雨。雨是博爱的,不像雪似乎那么自私,计较着纬度和季度。因此会有很多人默默爱着,雨似乎大了点,我能够听见它深沉的呼吸了,伞下的女孩还是被风携拐的雨打湿了头发,松松散散的披在肩头,雨珠开始顺着头发流到颈下。裤管打湿一片,绝望拍打着女孩好看的小腿,原来有一种美也能够这么狼狈。只是从我眼前走远,消失。而我只是想安静一下。顺便也想和自我的狐朋或狗友来一场美丽的在初夏的邂逅。看看那些高傲的法国梧桐,和那些枝叶饱满的香樟树,只是简单道一声晚安。我就能够沉沉睡去。

  某些人是没有人类的翅膀,因此飞不高,即使有,也有可能被打湿。每免费注册送体验金38的历史,和等时刻即将慢慢侵蚀的人生,似乎都是那么遥不可及,不一样在于,前者有痛,后者有苦。一致是都下着人生的四季雨,或酸或甜或苦或辣。那是雨怕人们寂寞。不惜做着第三人称,装饰着咱们已然的和未然的。因此你不觉得有些回忆是湿漉漉的吗?雨哦,可惜我不能和你一齐入梦,原谅我的不辞而别,我只是休息一下,晚安!

深度阅读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