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遥看草色随笔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06-11 20:38:02 分类:心情随笔 阅读:

  既非神话也非鬼话。

  冬之残喘未断,春之吹气似来之际,原野上最是那一种淡绿和鹅黄的混血。

  透明、和润而涣漫,像一层荡漾在冻土或薄霜之上的气流,韵致高远,令人心澈神清。

  这时的草色是一种法相,看色是色,你便会生出许多蜂蝶之念。如果你忘情地循迹飞去,翩翩之翅扇动的定是一片迷蒙和空茫,待你从那触之不着、捉之不住的尴尬里收回触须,一抬头,一回身,秀色却圣水般又在你的四周流溢。浸染一个未醒即醒的梦境:你似乎又回到了童年,回到了故乡的田畴,回到那些草民和草根之中,用你的童稚背诵唐诗,背诵“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随着那诗的哲思,你的心头便有嫩嫩的芽苞悄然而出,成为穿破艰苦卓绝而挣扎出来的性灵,去构筑一片绿的远阔。

  也许,这心境只能算是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的“二入”,尽管这还不是最终的诗境或禅悟,但它却是你真正的情结所在。这情结似乎跟你的来路有关,生于农家,长在田亩,虽以后曾混珠于文墨场中,但芸芸众生之草民性情弥坚。随着年轮的厚重,你竟把草的属性纳入了人生的感受,奉它为消解块垒的琼浆或喻寓兴寄的神株。

  你何尝不知,草本凡品中的下乘,在笔墨官司里,它是鲜花、稼禾和参天大树的陪衬;在田之垄中,它是锄边的剔物。可你就是崇敬它,崇敬它的生命底蕴(你说:草民的乐草可比仁者、智者的乐水、乐山)。沿着这种底蕴铺展开去,你渐渐离开了根、茎、叶的概念,走向了“山明水秀,山水皆诗性,山水皆佛心,见山是山,见水是水”的至境,你的耳边又响起了诵诗的声音:“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与其说“遥看近却无”是一种景观,不如说是一种感觉,一种化境。从浓艳场中来,又向纷纭世界上去,个中蕴藏了诗的空灵、画的神似、禅的机锋!只是,这灵犀之来,需要等待。刹那间的闪光里有着酷暑和冰冷的坚忍。

  草色遥看近却无,是大自然神笔之下的短章和小品,接受它的陶冶,你看见自己正向一个淡泊的深处走去……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