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追寻诗意的彼方随笔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06-12 01:18:03 分类:心情随笔 阅读:

  迟来的晚风掠过卧房的窗棂,将我从半梦半醒中拉回至现实,时间仿佛在此刻凝滞。我向窗外望去,出乎意料的,灯火辉煌的街头在我的眼中黯淡了下去。巨大的城市机器仿佛缓缓停止了转动,一切现代都市的噪声杂音从我的耳畔渐渐逝去。只有面前暗绿色的影在簌簌舞动着。

  后山,随着那似乎绵延无尽头的山路望去,似乎只有这里,才较为完好地保留了原始自然的面容。暗绿涌动,潮湿的空气凝结成露聚于叶间,而后从叶梢滑落,摄人心魄的滴答声,让我留恋,也让我思考。

  打开书柜,久积灰尘的那一层,静静躺着几本诗集,我缓缓抽出其中一本,翻阅着:

  “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开荒南野际,守拙归田园。方宅十余亩,草屋八九间。榆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

  文字如流水,淌入了我的心头,让我的灵魂也为之悸动。时过境迁,沧海桑田,某些遥远的记忆被渐渐唤醒,曾经的那些画面,再次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矮矮的房屋,被生機盎然的植被点缀的后院,构成了我一切记忆的起点。

  清晨,我还缠绵于床榻时,爷爷早已起身。我极不情愿地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后,透过虚掩着的后门望去,总能看到爷爷戴着斗笠,锄地,施肥,修剪枝叶,在后院忙碌劳作着。此时此刻,太阳正悄然升起,只是透过云层山水,被濯洗得失了颜色。淡淡的光映照着爷爷的背影,使一切变得不真实,颇像不求写实只求写意的中国水墨画。

  半天的劳作,直到中午,爷爷才会短暂休憩。我生性懒惰,不肯劳作,自然无法理解为什么日复一日重复而辛苦的劳作后,爷爷总会透出一种充实而自得的神情。

  “爷爷,天天在田间劳作,不累么?”我问道。

  他笑了,说要带我去他的书房。

  空间不大,书房却显得毫不拥挤,宽敞的大厅,层层叠叠的书架,矩形的案上笔墨纸砚俱备,上面还有数本叠放的诗集。爷爷拿起一本,出神,竟颇有韵味地读了起来。

  “中岁颇好道,晚家南山陲。兴来美独往,胜事空自知。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偶然值林叟,谈笑无还期。”

  “清川带长薄,车马去闲闲。流水如有意,暮禽相与还。荒城临古渡,落日满秋山。迢递嵩高下,归来且闭关。”

  ……

  我虽不明白其中的具体意思,但是确实能感受字里行间对于悠然自得乡村生活的向往与留恋。此时,文字仿佛有了温度,带领着我,进入了那些绝美的乡村画卷之中。

  仿佛身处柔和的阳光之下,绵延开的是无尽的田野,灵山秀水、青林翠竹在暖风下更显绝美,树间小屋点缀其间。此屋的主人放下书卷,推开门扉,静看窗外山水花草,莺啼蛙鸣,闭上眼,宠辱皆忘,留在心头的,仅为远离尘世的理想乡,闲适无比的天堂。回到书房,胸中顿生波澜,诉诸笔墨,写下曼妙诗篇,无关官场被贬,无关身世沉浮,仅留下无尽的美丽田园,令人沉醉,淡忘一切。阳光映衬下,连诗人本身都与环境融为一体,流光溢彩,熠熠生辉。

  这便是诗意之美啊!

  自那时起,我便对这抑扬顿挫、音韵和谐、意蕴优美的诗词憧憬着,向往着。不知多少个日夜,我手捧诗集,坐于房间的一隅,抛开周围的一切,从这些方块字中,去窥探,去感受那传承数千年的美好。

  说真的,诗集读罢,我切实感受到了无数文人墨客无比高远的志向和高洁的品性。陶渊明归园隐居,能够隔绝污流,东篱采菊,悠然赏山,尽显崇高气节;李白怀才不遇,却能够寄情山水,一杯烈酒,倚马千言,洋洋洒洒,尽抒浪漫情怀;杜甫历尽战乱,坚韧不屈,以诗记史,用一生给后世留下精神的余光……

  诗,宝贵的精神给养,带来慰藉,同时也令我思考。

  回归现实,在这个无眠的夜里,都市仍然喧嚣着,处在这样一个令人无比迷惘的水泥森林中,我却不再感到无所适从。闭上眼,诗词名句历历在目。叩开诗词之门,走向魂牵梦绕的理想乡。

  我必将坚定信念,即便步履蹒跚,也当尽我所能,追寻那诗意的彼方。

X

打赏支付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