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心情随笔 > 文章内容页

门外与窗前随笔

来源:爱文章网 日期:2019-09-04 14:25:01 分类:心情随笔 阅读:

  多么古旧的屋子。墙面上是泛黑的油渍和小孩乱七八糟的涂鸦,地上散着脱落的墙粉。满是灰尘的沙发,漆皮斑驳的桌柜,狭小的空间。算了,只是暂住而已。你叹了口气,关上吱呀作响的门。

  你径直走向书桌,坐下,拿书,摊开。夏末刺眼的阳光,透过窗栏在书页上投下稀疏的叶影,你抬头,那是种在窗台的“地雷花”。你并不知它的学名为何,记忆里是某年秋天去院里拾了些地雷状的种子,挺开心地种下。只是终究疏于打理,曾托起过红的紫的花团的枝已无力地垂下。皱巴巴的叶子和零星的褪了色的花瓣耷拉着,早早地显出几分秋的萧瑟。

  你呆呆地望着身前那苟活的残枝败叶,那锈迹斑斑的窗栏和桌上叶影覆盖下落了灰的陈旧书刊,不由想起正四处游历的朋友们。他们的经历多棒!你又想起不久前妈妈电话里的嘱咐和将要面对的考试,阵阵心烦却又满是无奈。

  你于是起身,想舒展一下心神。老屋里的电器早已挪去别处,书架也基本清空,似乎并没有什么可玩的。至于手机——口袋里那朴素至极的“学霸机”,不提也罢。百般无聊的你数着钟表的嘀嗒声,忽然注意到门那边传来阵阵喧闹——通常被自动屏蔽的噪声此时竟然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门向东开,正对着屋前的小街。街上的声响就一路飘过老铁门上的纱网,进到屋里来。

  你听见对面传出断断续续的音阶,应该是小孩在练琴吧。你想起了一个扎着小辫整天赖在大人怀里的小女孩。是她吗?不知她是不是还那么爱哭?你听见楼道里急促的脚步声,“咚咚”远去。楼下还有人扯着嗓子在唱歌:“天青色等烟雨,而我在等你……”哎,这不是首挺文艺的歌吗?怎么可以唱得这么声嘶力竭?楼外的街道上,商贩们的吆喝声此起彼伏。这个说“不甜不要钱”,那边喊“自产自销纯天然”……你听到妇女中气十足的嗓音。在讨价还价中一来二去越发高昂。你听见年轻人呼朋引伴,张扬的言语间满是自信和豪气……

  门外声音纷杂,显示着各人的生活。你惊讶于一扇半掩的门竞能将门里门外分得如此干脆。门里的你听着市井之声,思绪涌动:门外的人我行我素,生息如常。

  你不知道对面的女孩是否足够坚毅,你不知道那唱歌的人是否遭遇情感的冲击,你不知道小贩为何每天起早贪黑,你不知道那斤斤计较的妇女的过去,你不知道年轻人表露出的豪气背后有多少艰难的日夜。门外的市井繁声,那是许多人共同发出的生活之声,是他们的生命之声。

  你舀了一瓢水,走到窗边浇起花来。毕竟是自己种的花啊,好好长下去吧。叶子上的水珠散射着光彩,你仿佛看到了地雷花开的景象,美丽,热烈。好在,花期不会远。

  你不自觉地嘴角上扬。坐在桌前,抚过被风吹乱的书页,眼睛聚焦其上。你想到了——门外固然是别人的世界,但你也有自己的世界。你的故事和你的精彩此时都聚于窗前了,这窗前,是你的世界。

  何必去想着进入别人的世界,那些故事你或许羡慕或许感叹,但都不应影响到你。你明白未来的路终究要自己去走.你能做的是认真经营好自己的世界,在窗前积淀繁华的资本。好在,一切都不晚。

  这会儿。门外灿烂的阳光明媚在了窗前。照进小屋,洒下一室光辉。

X

打赏支付方式: